2019管家年婆一句诗中特 学者论衡 改革选举制度


ʱ䣺2021-06-08

来源:香港大公报   作者:郑赤琰

这次的改革具备以下三个重粗心义:

第一,改革“放任的选举”,改行“平衡的选举”。

妇孺皆知,自九七主权回归以来,香港立法会议席分为两组,即功能组别议席与地域直选议席,但由於选举放任给政党加入,结果浮现反对派各个政党用尽各种极端的方法去拉拢选民,尤其是通过社运,为反对派成员营造民心声势,争取有组织的选票,而不是畸形选民自发的选票。为了争夺议席,有人哗众取宠,不惜担着反中乱港大旗参与选举,最后也就出现了“港独”,“黑衣暴乱”盘算由极其权势垄断选举,像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便被激进势力一派“通吃”,连民主党与公民党也被边缘化。这种趋势下的立法会也跟着无奈畸形运作,而是变成瘫痪行政的角力场,反对派议员为了争出位,也在立法会“拉布”、打架,一句话:全面作乱。

立会将存在更大代表性

第三,此次改革体现国度主权神圣不可侵犯。

在2019年呈现的黑暴已公然恳求“港独”,如果他们的请求未遂,“一国两制”也就会受到威胁。这次的改革之所以聚焦在立法会选举改革,而不是由中央政府直接参加管治,恰是因为中心对特区的制度仍有信心,问题既出在立法会某些议员的不轨举动,对症下藥,只有针对立法会选举改革,消除“港独”作乱,让爱国者进入议会,问题便会应声而止。行政权在破法会的阻力也会打消,只有坚持行政主导,特区的原有制度便可发挥其应有的功效。由于中央的改造只聚焦在立法会选举改革,其余的原有宪制安排丝毫没改变,“一国两制”也就能完整不损地照行,一点也没倒退,反而是加强完善改革特区这一边的制度,令其不羸弱,便是强化“一国两制”的应有措施!

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在全国人大授权下,於3月30日通过经勘误的基本法附件一跟附件二,前者列明有关特首的选举改革决定,后者列明立法会选举改革决定,依据程序,特区政府制定《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(综合订正)条例草案》,5月27日在特区立法会三读通过。接着政府便需依期实现三场选举,开启特区选举的新时代。

第二,选举改革的另一个重大意义是完善“一国两制”制度体系。

完美“一国两制”轨制体系

在今次的核心“决定”中,很强调改革的目的是要“爱国者治港”,不容挑战国家主权者有容身之地。这样做是在及时作出必要的改革。

眼见局势如此发展下去,特区的安定繁荣很快会被断送掉,中央果断作出决议,决定全面改革破法会的结构与其选举制度,www.ccvg.com.cn,於是才有5月27日通过的条例草案。用“均衡的选举”去取代“放任的选举”,详细的选举方式,这裏不赘,读者可参考立法会通过的新办法,但这裏要强调的是在新的议会调配中,由选举委员会推荐出来的四十个议席,是由全港最大民心的五大界别自行推举其应有的议席。另外功能组别30个议席也都不再放任各功能组别自由参选,而是设提名门槛,由来自选举委员会/竞逐的界别/地区的提名人数达10至20人,其次还要选委会5个界别的每个界别有2至4人提名,这样的安排考虑正是建基在“均衡选举”的准则,因为提名的重心放在选举委员会是出於其广泛的民意基础。目标是藉此消除“放任的选举”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:有了完善的选举制度,对於是否确保行政主导,仍是不十足保障的。不立法会的拦阻,不一定就会有更好的行政领导,主要还是要靠行政机关做好其分内的事,才是最重要的因素! 华人学术网络成员

香港早在港英时期已是个多元人口的国际大都会,九七主权回归后,中国採取包容的政策,连续让香港人口多元化。根据《基本法》第24条的规定,只要在港工作与居住满7年的本国人便可取得“香港永恒居民”的身份,如中国国民样享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进入立法会,还可出任公职,这是全世界主权国都绝少见的事。但中央政府却以十分开放的政策保持特区的多元人口结构,也正是因为如斯,二十四年得到的教训是“港人治港”已涌现“反华者治港”,为了不想转变多元人口构造,只求“爱国者治港”,中央对原有“香港居民”的身份与待遇保留不变,真可说是要求点也不过分,可能维持香港开放的人口政策不变,真可说是灵活处理主权的举世模范,他们肯定迫不及待向外蹦大陆争取和平统一煤,意思重大!